LERM–光编码实相矩阵

LERM(the Light-Encoded Reality Matrix–光编码的实相矩阵)

量子物体是一些像是电子或中子的基本元素。量子物体是构成物质的基本单位,它们可以呈现为波,也可以呈现为粒子。
量子物体可以变得越来越微粒状或精炼,一直到它们成为纯粹的光能量并且不再拥有质量。它们是不属於物质实相的,而是属於一种纯粹状态的能 量)。这能量(可以)被更进一步地分割成振动的八度音阶(八度音阶里的各个单音)。换句话说,这种光能量振动,而就像音乐一样,(那里头)有一些基本规律 和和声学(harmonics)存在著。这和声学和基本的能量振动起共鸣(或共振),而整个能量包(the whole energy packet)就像合唱一样地唱了起来--只是,它的声音是光。这歌唱,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这麼说,等同於一种渗透在所有物质--整个宇宙里的每一件物质 性物体--里的意识。这就是所谓的“光编码的实相矩阵”(the Light-Encoded Reality Matrix)或LERM。
LERM可以说是‘上帝的影子’。那投射出影子的光,以及那(被光照射而)产生影子的物体本身,是不可能藉由科学或任何其他客观形式的探究来证明的。
量子物体是被意识所影响的,爱因斯坦的理论低估了意识加诸於量子物体之上的影响力。
BST需要一套互相依赖却又分离的科技,这套科技需要开发者去应用那些以前从未被发现过的新定理和新的物理定律。然後把这套科技在‘世界是如 何运作的’的新矩阵(或基础)上建造起来--这是一个会令人怯步的任务。之前被认为是正确的每一件事,都需要被打破,被重新发明,被重新系统化地阐述,然 後整合到这个新的矩阵(或基础)里面。
这就是BST的本质,你从一块空白石板开始,然後重新发明,重新规划,并且重新创造物质的意识。
由于物质最终会分解成光的八度音阶,而光分解成意识的八度音阶,而意识再分解成实相的八度音阶,那麼物质,光,意识,和实相就像一个生态系统 一样都是互相依赖的。而也就如一个生态系统一样,如果你改变了一个元素,你就影响了整体。把包含在LERM里的那些元素中之任何一个孤立起来,然後改变 它,它就会改变实相。而这就是BST的一种基本构造。
LERM等同於意识的基因学(genetics for consciousness),而意识等同於‘有感觉力的存在体’之‘实相的配制方程式(或规划)’(reality formulation for sentient beings)。所以,如果LERM被了解了,一个人就能了解到那个在非时间和非空间里运作的起因系统(causal system),这起因系统在根本上建构起了空间,时间,能量和物质之实相架构(reality framework)。在LERM的结构里运作的量子物体,有著一种和那些大型物体--像这张桌子和椅子--完全不一样的存在方式。
量子物体--在它们的真正的状态里的--从来没有被人类所看过。科学家们已经证实了量子物体的效应和某部分的属性,但它们的起因本质 (causal nature)透过科学仪器是无法看到的--不管那些仪器有多大的效力,因为那些科学仪器是物质性的,所以它们就会和时间空间有一种关联。而量子物体却和 时间空间都没有关联,除非透过了一个观察者。
意识滋生或起源於非时间非空间而作为能量的一种形式,是LERM的一种基本的建构单位。在变成物质性的同时,意识变得有位置化(或被局限化,localized)了。换句话说,意识变成了人类,或动物,或植物或某些具有物质特性的物体。
在意识变为一个有位置化(或被局限化,localized)了的物质性物体时,它实际上是协调安排(orchestrates,管弦乐曲的多 声部同时进行)了LERM去符合一种‘已经被编码在它所变成的物体之基因或物质属性里的’实相矩阵。换句话说,意识从非空间非时间移动到变成物质,然後它 协调(orchestrates)LERM去制造出一个和‘它所变成的物质性物体之那些被编码的基因属性’相符合的物质实相。如果那物体是一个人类,那麼 人类所独有的那些基因的扳机或触发器就会成为意识的工具,从这些意识的工具它建造它的实相。LERM可以随选地(on demand)变出物质性物体来。
LERM实质上是一种‘可能性的无限场域’(an infinite field of possibilities),或是,如亚里斯多德所提到的,Potentia(潜能)。这种Potentia就像是那片自其上物质性物体得以被创造出来 的沃土。那些可以透过对於他们的意识之运用而协调安排LERM的人,能够让实相显现出来(to manifest reality),而不仅仅是对它反应。这种显现可以是瞬间的,因为再次地,量子物体发源於非时间非空间里。
迷宫小组有一种科技--是由‘15’亲自设计的--能够完全实在地让一个人体验到LERM。也还有一些神秘的或巫士的(或黄教的, shamanic)方法存在著。这些方法似乎不依赖外在的环境或条件,而比较是取决於,个人并非有意识地觉察到的某种更深的,预先指定的或预先编码的 (predestined or pre-encoded)觉醒。在某些例子里,这种觉醒包括了一种变出(manifest)物质性物体的能力,但通常来讲,那都是在‘不是有意识地了解如 何做到的’的情况下做到的。它就是可以做到。 LERM可以藉由这种科技被体验到,而在本质上它会--作为这体验的一种结果--对你内部的电路系统重新接线。在这个过程中,一些新的电路被插入到你的神 经系统里了,而这些新的电路使你能够去利用LERM,那是体验到LERM之後的一种自然的发展。

  • 打赏
  • 评论 0
  • 分享
  • 点赞 3
转载请注明出处: LERM–光编码实相矩阵 | 乐朦

欢迎评论